2018年10月17日星期三

对广州市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 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报案书

对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
涉嫌滥用职权等违法犯罪行为的
报案书

报案人:孙世华,女,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报案事项:请广州市监察委员会依法对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涉嫌滥用职权等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调查

事实与理由:
报案人系广州市执业律师,在2018年9月20日前往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办理一起案件时,遭到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故意构陷、暴力击打、非法拘禁、脱衣羞辱、验尿等,详细情况见附件本人事后书写的事情经过。现场有其他办事者用手机拍摄了本人被暴力击打的视频,该人随即被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限制人身自由并由警员动手删除了手机所拍视频。

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对本人所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本人的身心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后果非常严重。本人的遭遇引起了社会公众广泛的关注,人们对于华林派出所的相关警员竟然如此无法无天感到无比震惊,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对本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严重损害了人民警察的职业形象,也给广州市公安机关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事情发生当天,在本人获得人身自由后,即拨打了广州市公安局警务督查电话,警务督查派员向本人了解了情况,但是10月10日,广州市公安局在网络上发布了《广州警方通报一宗涉嫌扰乱单位秩序案情况》,颠倒黑白称本人扰乱单位秩序,给本人造成了再次伤害。10月13日,广州市公安局再次在网络上发布警情通报轻描淡写的称“当事民警在工作中存在态度生硬、行为和语言有失文明的问题。”仅仅只是“责成当事民警深刻反省,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广州市公安局的两次通报完全回避了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已经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且对本人一再要求的公布现场视频还原事实真相的合法合理之诉求置之不理。至此,本人对广州市公安局能否公正处理此事已经完全失去信心。

华林派出所相关警员对本人所实施之暴行,已经涉嫌构成以下违法犯罪:1、滥用职权罪;2、侮辱罪;3、非法拘禁罪(且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和侮辱两项从重情节);4、帮助毁灭证据罪。另外,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于10月14日对现场目击本人被施暴过程的证人梁颂基、张五洲、李小贞采取刑事拘留和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相关警员还涉及打击报复证人罪。具体法律条文及构罪标准见附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三条规定“各级监察委员会是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依照本法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以下称公职人员)进行监察,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开展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第十一条规定“监察委员会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二)对涉嫌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以及浪费国家资财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进行调查;”第三十五条规定“监察机关对于报案或者举报,应当接受并按照有关规定处理。”
故此报案,请求依法调查处置。

   此致
广州市监察委员会



                         报案人:孙世华
                         代理人:张磊(电话:13910707905)
2018年10月17日

附:一、孙世华律师执业证、身份证复印件;
二、孙世华本人书写的事情经过;
三、广州市公安局的两次通报;
四、广州市律师协会的通报;
五、相关法律条文。


相关法律条文:
《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 【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高检发释字[2006]2号
 一、渎职犯罪案件
  (一)滥用职权案(第三百九十七条)
  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法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8、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 【强制猥亵、侮辱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 【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
(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案(第238条)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禁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利用职权非法拘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3、非法拘禁他人,并实施捆绑、殴打、侮辱等行为的;6、司法工作人员对明知是无辜的人而非法拘禁的。

《刑法》第三百零七条【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司法工作人员犯前两款罪的,从重处罚。

《刑法》第三百零八条 【打击报复证人罪】对证人进行打击报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马卫、吴莉律师:李昱函律师案近况

昨天会见李律师,她依然在服药治疗心脏、胃胀气,上次摔跤导致右腰动不了。她说监室新来一个人经常辱骂她,管教还因此给那人加餐,另有一人偷她东西,刁难她,把菜汤倒她洗涤的衣物上。她9月底写的扫黑除恶控告材料,本想交驻所检察室,但看守所说只能交省公安厅监管支队,为此她与管教有些争执,导致每天饮用水减半,连吃药都不够喝。她说她准备了庭前会议材料和提纲,但管教不让带。

我们将家属向扫黑除恶督导组、各级监察委、检察院递交申诉状、控告信及反馈情况告诉李律师,她很高兴。我们告知了她被注销执业证一事,同时带给她同行的问候,她非常感谢大家。

会见后我们去找看守所政委,但他不在,我们请干事转告政委,应允许李律师明天带老花镜和材料,务必保障李律师的诉讼权益。

今天庭前会议,李律师带了眼镜、材料来,法庭还给她提供了纸笔。庭上我方申请了排非、调取证据、证人出庭,并提交了新证据;就本次审限延期,审判长无法自圆其说,且拒绝出示相关文书。

审判长说下周将开庭,我们问能否提供大法庭让更多人可以旁听,审判长说法院装修刚搬家,这边没有大法庭。(现在的法庭只能容两人旁听)

李律师下午将在法院书写她对庭前会议各项议程的意见(庭上她发表意见有些繁杂铺陈,听不出重点,审判长让她庭后提交书面材料)。

庭后李律师告诉辩护人,早上因看守所反悔不让她将控告材料带到法庭,她与管教起冲突,所长说,等她开完庭回去就戴戒具。

辩护人出法院时已近十二点,我们将李律遭虐待及诉讼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情况形成书面材料(情况反映),午饭后即赶往看守所找政委和驻所检,但都没有找到人,办公区几乎无人。打检察院电话,对方让把材料寄给他们。

等到两点半,我们又赶往皇姑区监察委,询问举报街道办刘钧“未经李昱函申请、滥用职权让其享受低保的违法犯罪行为”的进展情况,接待者一番查寻,说收到举报信,还在调查,他不能告知何时有结果,拒绝提供电话,只说有了进展会联系我们。

出来后,我们找到邮局将“情况反映”快递给看守所及检察院,并与政委通了电话,请他务必让管教别给李律戴戒具,政委已答应,但他同时表示李律师反映的情况不真实,他们对李律师照顾有加,他希望能与律师见面交谈,我们说好,下次去会见将与他约见面谈。

马卫律师、吴莉律师
2018-10-17

2018年10月10日星期三

张磷涉嫌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案开庭

在隋律被吊照和孙世华被暴力殴打后发声


葛文秀律师:广州孙世华律师被辱案,警察涉嫌两宗罪


麦燕庭:维权律师妻子孙世华办案遭警察脱衣羞辱 评论指警方滥权性骚扰不少 吁关注

广州维权律师隋牧青的妻子孙世华律师,为受拆迁影响的委托人丈夫申请取保时,被警方以袭警为借口围殴,其后她和委托人分别被要求脱光衣服来证明她们没有携带武器。孙世华形容,这是她近二十年律师生涯中最黑暗、恐惧、屈辱的一天。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指,这等警方性骚扰已构成犯法,且为数不少,呼吁受害者站出来。

根据孙在维权网上公布的纪事,因拆迁补偿问题上访多年的李小贞和周建斌夫妇,中非论坛期间再次赴京上访,周以扰乱机关秩序罪名拘留遣返,而李则获取保,李其后委托孙世华寻求丈夫保释。在事发的9月20日,孙与李在接到通知后,到派出所就周建斌办理取保问题与警官沟通协商。

当她们下午进入派出所后,孙世华查问接见警官的名字和警号后,姓陈的警官突然把证件甩向她,她本能地举手遮挡,却被指为抢证和袭警,然后被一群警察围殴。警员遭在场的女访民拍摄及大声喝阻下停止殴打孙,但却把她带往办案区,收缴随身物品后更喝令孙脱光衣服,「理由是怀疑我藏有凶器」。她虽然极力反对,最后仍是不得不在两名男警临时拉起的一块布帘后脱衣,并由一名女警骂逼下脱得一丝不挂,「我感到背后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我含泪哀求了几分钟后,被允许穿上衣服。」过程维时约二十分钟。

她续称,她其后被拍照、打指模,又以怀疑吸毒为名,强制验尿。她自言,在「恐惧完全压抑了愤怒」的情况下,她麻木照做,事后才知这是刑事拘留、判刑的前奏。而她接着被讯问了六小时,问的大多是与袭警毫不相干的事情。她形容这是「集体构陷」,被警方「恨屋及乌」。

在孙世华进入派出所约九小时后,她终于在接近午夜十二时才获离开。她其后获悉,李小贞亦被以怀疑她藏有凶器为名,强制她在孩子面前脱光衣服。

孙已就这宗她形容为「被诬陷袭警并被施暴、羞辱」的「警察碰瓷」事件作出投诉,但至今无法取得进展。她曾为此质疑自己是否仍有勇气继续执业。

本身专职商业案件的孙世华表示,事后才知不少女律师都有类似的警察碰瓷事件,但当事人选择沉默。她感叹自己可能没有资格同情弱者,因为女律师是「弱者中的弱者」。

事件数天前曝光后引起热议,法学教授张千帆在今(9日)天的《金融时报》揭文指出,这是公权力的性骚扰,但因关系失衡更大了许多倍,受害人更不敢像米兔运动(即MeToo)的受害人般争取公道,孙世华被暴存侮辱显然是严重的公权滥用,而涉事警察个人已经触犯刑法。他认为,上述侮辱并非普通的性骚扰,而是触犯「强制猥亵」或以暴力胁迫「侮辱妇女」的罪名,可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张续称,有人因为用手机拍摄了现场视频而被强令脱衣搜身,可见某些警察对于玩弄公权、胁迫侮辱妇女已经习以为常。由于公权力未能得到法律的有效约束,警察侵犯上访人、维权律师的基本权利等恶性事件屡见不鲜,其中对于女性的侵犯性质尤其恶劣。遏止的方法就是将情况曝光,并期望「米兔」与女权运动的倡导者要更多关注被公权力粗暴侮辱和骚扰的女性。

来源:世界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