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9日星期日

许艳:关于余文生律师案件官派律师的情况说明

1、8月1日早上约9点,常伯阳律师到达徐州市检察院案管中心,查询到余文生律师案件,在7月19日被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常伯阳律师并且向案管中心交了辩护律师手续。因为案件还未制作成电子版,所以未能复制案卷。约上午11点,徐州市检察院也收了谢阳律师的辩护手续。

2、8月1日,中午吃饭的饭桌上,常伯阳律师收到徐州市检察院案管中心电话,说余文生律师案已经有另外二位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当时表示,有会见余文生核实的法律权利。

3、下午约3点,我和另外二位朋友,开车送常伯阳律师去火车站,在车上,常律师给徐州市检察院打电话,问那二位律师是谁?电话是什么?工作人员告诉了其中一位律师的名字与电话。因为常律师需要赶火车,让我和另一位朋友去找一下这个律师。我当时也和谢阳律师打电话,谢律师答应我先去找一下,然后再一起见。当天下午约4点钟,我和另一个朋友找到了这个官派律师,当时他正准备出去谈案件,我们总共只说了约15分钟时间,他说,8月2日去会见余文生律师。并表示,之前从未会见过余文生律师。

4、我们回到宾馆,并打电话给常伯阳律师,共同讨论该怎么办?考虑到想确认是不是余文生律师请的辩护律师?和了解一下余文生律师情况,所以当时给官派律师写了个条,让他会见时核实,主要是为什么没花钱?二位官派律师是不是余文生委托的?我请的常伯阳律师与谢阳律师和二位官派律师用谁?

5、8月2日,二位官派律师上午约8:45分到达徐州市看守所,遇到了常律师、谢律师同样的问题,电脑不予会见未撤销,无法会见。因为他们二位有一个二天的会议。再次会见只能等到下周一8月6日。二位官派律师让我不要在徐州等,他们8月6日会见让余文生写个回答我问题的条岀来,拍照发我。

6、8月6日,二位官派律师第一次见到了余文生律师。下午约6点,我打电话问会见情况,回答:余文生不写条,但是会见笔录中有显示,但不同意拍照给我看。

7、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和其他律师都认为,我必须马上去徐州,现场看笔录核实。

8、8月8日,我到达徐州,见到了二位官派律师,看了笔录。笔录上并没有说不要官派律师,也没有明确说不要常律师、谢律师。因为余文生律师现在失去自由状态,我也无法见到余文生本人,二位官派律师又不是我请的,所以我无法明确回答是不是余文生真实意思表示。

当天,二位官派律师给检察院打电话,说最快8月13日可以到检察院拿案件光盘阅卷。

9、我问了常律师该怎么办?常律师本来是准备8月8日左右就去徐州要求会见核实的,考虑到官派律师毕竟可以会见到余文生,了解一下情况,其次,等待官派律师阅卷后是一个什么态度?会不会帮助余文生律师?所以决定拿光盘后,给二天阅卷时间,了解一下官派律师对案件的处理态度再作决定。8月17日上午,我刚给官派律师打电话,他回复:正在开会。下午,我又有事,还未打通电话。还不了解是否拿到光盘?什么辩护律师态度?

10、我请的辩护律师告诉我,下周将再一次去徐州,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

11、谢谢大家关注余文生律师。为了核实一些东西和因为各方时间的安排问题,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我认为常伯阳律师的指导是对的,先要了解情况再作决定。现在还没有和官派律师撕破脸。

我会尽量即时通报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有的时候还需要妥善处理很多事情,毕竟这关系到人身自由,请多理解与支持。谢谢大家。

许艳:+8613718826079
常伯阳律师:+8618837183338
谢阳律师:+8618673190911


709家属许艳
2018.8.18

舆论审判不能代替司法审判——陈杰人案辩护律师关于新华社等有关报道的声明

舆论审判不能代替司法审判——陈杰人案辩护律师关于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湖南日报、凤凰卫视等有关报道的声明

2018年8月16日,新华社发表《从“网络大V”到“网络害虫”——陈杰人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罪案件透视》长篇通讯。8月1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法治在线”栏目播出《起底“网络大V”陈杰人》报道。8月17日起,《湖南日报》连续刊发《陈杰人其人其事:一个农村娃的蜕变之路》、《陈杰人其人其事:一个“网络大V”的外衣与生意》等长篇通讯,凤凰卫视也播出专题片《起底网络大V陈杰人》。作为陈杰人案有关嫌疑人的辩护律师,我们对本案在侦查阶段就被国内主流媒体定性报道的反常状况深感忧虑,为尽律师职责,特发表声明如下。

一、有关报道违背了法律规定的无罪推定原则。《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有关报道中的所谓犯罪“事实”和“证据”并未经过法庭质证程序,不能作为定案根据。无论是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湖南日报、凤凰卫视,还是向其介绍案情的办案警察都无权对一个尚未侦查终结的案件“未审先判”。

二、办案单位没有依法保障辩护权利。自陈杰人等人于2018年7月4日被采取强制措施以来,数位辩护人陆续向办案单位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提出会见和通信要求,但均遭拒绝;要求了解案情也被答复“去看湖南省公安厅的网上通报”——该通报只有寥寥百字。可是,办案单位竟然允许数家新闻媒体采访嫌疑人,并向新闻媒体详细披露案情。

三、办案单位向媒体披露案情是违法的,媒体在案件庭审前向社会公开也是违法的。媒体并非《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诉讼参与人,无权了解详细案情,办案单位及警察在侦查阶段向媒体披露详细案情并予公开,违反了《刑事诉讼法》、《保密法》、《公安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的规定。
    基于此,我们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对违法获取国家秘密违法报道的新闻机构予以立案调查,同时对向新闻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泄漏侦查秘密,擅自接受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采访的三名警察立案调查。

四、有关报道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客观与平衡原则。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湖南日报、和凤凰卫视仅仅根据警方单方面的案情介绍对案件加以定性,而并未采访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一方,背离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所强调的客观报道与平衡报道原则,有违媒体职业伦理。

五、有关媒体关于陈杰人案的报道违反了新闻采编报道署名规范。根据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相关规定,各新闻单位在发表新闻报道时,必须刊载作者的真实姓名,不得使用笔名、化名,不应将未取得新闻记者证的采编人员署名为记者。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和湖南日报等报道陈杰人案时或直接署名为新华社记者,或不署名,或署笔名,直接违反了上述采编操作规范。

六、有关报道涉嫌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人格权。有关报道的大量内容与案件并无关系,属于个人私人生活范畴。犯罪嫌疑人的隐私权、人格权并不因涉嫌犯罪而归于消灭。在刑事诉讼中通过泛道德化手法搞臭嫌疑人既不正当,也不体面。新闻单位若视法治如儿戏甚至带头违法,又能期待民众如何?

七、基于本案在侦查阶段就被官方媒体定性报道的现状,作为本案的辩护人,更作为关心司法公正的法律人,我们有理由对本案能否获得公正办理保持怀疑。辩护律师敦请有权机关和有关媒体能够严格依法办事,不先入为主,不僭越本分。我们将与有关单位积极交涉,竭尽所能依法维护嫌疑人的合法权利!

陈杰人的辩护律师:仝宗锦
邓江秀的辩护律师:刘辉
陈伟人的辩护律师:严华丰
陈敏人的辩护律师:张磊

                     
2018年8月18日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秦永敏判决书全文



中国被失业律师互助活动简报 第一期


王克勤:从疫苗事件看中国疫苗安全问题及疫苗管理制度

北京家庭教会联合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