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星期一

5位身陷囹圄的维权律师

70年前的今天,巴黎的一个联合国大会上正式通过《世界人权宣言》。此宣言既是象征在二战之后对战争的反思,同时也是对人权作为普世价值的进一步肯定。但,又有谁想到,70年后,中国这遍黄土大陆上,仍会发生诸如集中营、种族清洗、黑监狱等许许多多的人道灾难?又有谁想到,中国人权状况仍如斯恶劣,仍要有人因着别人受害受难,而要走上捍卫人权的征途?

维权运动中,无论是替无权者伸张正义,抑或要建立法治国家,维权律师都担当重要的角色。十年前后,随着维权律师群体羽翼渐丰,中国政府却因为害怕公民社会的壮大会威胁政权稳定,正逐步从各个领域取缔有组织的群体、收紧公民自由。而维权律师也不例外。单是2015年7月的「709大抓捕」,中国政府大规模传唤、拘捕、关押维权律师,就已是一大打击。

在当中有5位维权律师,经过前一轮的打压潮后,至今仍然身陷囹圄,他们是王全璋、余文生、李昱函、高智晟和江天勇。他们分别在被监禁、等候审判、无限期羁留的过程中,但事情一拖再拖,他们的健康状况亦令人关注。

因此,趁今日国际人权日,期望大众对他们可以有多点认识,让我们一同在外守候他们。

https://www.facebook.com/chrlcg/posts/2184631685083114?notif_id=1544414702803200&notif_t=scheduled_post_published

廖亦武:勇气源于监狱

我一再说,我的勇气,我的一切都源于监狱,这是我和其他中国作家不一样的地方。在监狱里,我受尽折磨,自杀了两次,但我在监狱中学会了秘密写作,还跟一个80多岁的老和尚学会了吹箫。从箫声中体悟到“自由源于内心”。一个内心自由的人,是独裁政权的天敌,而政治观点倒在其次。关键是体验过失去自由、任人宰割的可怕和可悲,你才会全身心地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并把“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作为一种信仰。大多数时候,在写作之外,我是失败的。比如我的四次坐牢的朋友刘晓波,在2017年7月13日被谋杀在囚笼。我们曾竭尽全力营救,但是被打败了;虽然他的妻子刘霞后来被释放到德国,可代价如此惨痛——况且这一切很快会被忘记,中国依旧是全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市场,美国发起的对中国的贸易战,不断持续的起伏震荡,已经在一点点抹掉对刘晓波夫妇的记忆——这个庸俗而残酷的世界不再需要刘晓波这样为祖国走向民主而坐穿牢底的殉道者——我明白这些,我明白虽然记录得够多,可还得写下去——正如两千多年前,柏拉图记录了苏格拉底临死前的那场狱中哲学辩论。如果没有柏拉图留下来的文字,苏格拉底也会被时间抹掉,他的死也是一个渐渐远去的谜,不会至今还激荡着我们。

是的,我写出了《六四 我的证词》和《子弹鸦片》,两本书是一个整体,都记述了30年前的天安门大屠杀的受难者,许多人死了,许多人被监狱毁了——他们虽然出了监狱,却在一座没有围墙的更大的监狱中,生不如死——“互联网将摧毁专制,市场化将催生民主”,这是美国一位著名政客的流行语,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不谋而合,于是中国被批准加入世贸组织,被给予最惠国待遇——20多年过去,不是“互联网摧毁专制”,而是专制政权大肆利用西方网络科技,对全中国实行全面监控,不管你在任何地方,只要是一个异议分子,都会被窃听和跟踪,你的任何一次银行进出和任何一段网上言论都会被记录,并随时转换成你危害国家的罪证。在酒店、车站和机场,你的人脸会被警察从手机或电脑屏幕自动识别——被西方人发明和不断升级的互联网和市场化,就这样有效地帮助了独裁统治。进而挑战西方民主——比如中国有防火墙,翻越防火墙,浏览海外网站是“违法犯罪”,警察有权抓人;而西方国家没有防火墙,几乎所有在海外的中国人,还有不少对中国感兴趣的外国人,都可随意使用微信、微博、华为手机等等,却不知不觉被监视和跟踪,如果你有过激、可疑、讽刺或其它手段的颠覆言论,微信管理员就会发出“取消账号”的警告,甚至不警告就直接取消,你暂时“失踪”了,你在国内的家人、朋友说不定也会惹上麻烦。

独裁者不仅利用国际反恐,在新疆对上百万维吾尔人进行集中营式的强制洗脑,也利用互联网,让自由世界的人们不自由。我身边的众多异议分子,也使用微信,神鬼不觉地接受他们的控制。所以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接下来准备写书,准备在即将过去的历史中,转败为胜。

《1984》令人绝望,但写出《1984》,就不太令人绝望了。

2018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写于柏林

2018年度杰出公民奖颁奖词

今天,我们向一位杰出的公民致敬。她是一位慈爱的母亲,一位坚强的母亲,一位伟大的母亲。

她今年八十五岁,本应颐养天年、含饴弄孙,却以耄耋之年,奔波在这片苦难的大地上,为解除儿子绝不应该遭受的囚禁和迫害而辗转于途,每一行足迹都伴随心血与眼泪。

她以赢弱之躯,对抗来自国家机器的持续骚扰、跟踪与打压。她用温和、耐心和宽容来摆脱阻挠,用不伤害任何人的方式展现出她坚定的决心与行动。

她以坦然无畏的勇气,坚持为儿子的自由寻求所有可能的帮助,也为所有的良心犯点赞。她为所有献身公义的公民做出了最好的示范,也将激励更多的公民走向公义。

她以纯粹的爱,唤醒被禁锢的人性。无论社会如何变迁,无论世事如何艰难,无论人心如何迷茫,母爱是永恒的春晖,抚慰每个公民身心,照亮公民前行的道路。

这位令人敬佩的母亲,就是三次入狱的良心犯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女士。

今天,我们荣幸地把本年度“杰出公民奖”颁发给蒲文清女士,赞扬她在践行公民理念和争取公民权利方面做出的努力,表达我们的敬意。她的非凡努力,诠释了走向“自由、公义、爱”的社会的一种方式,即以温暖的人性战胜暴虐的强权。

在此,我们诚挚地祝愿蒲文清女士健康长寿,也祝愿黄琦恢复自由回家团聚!

中国公民运动网杰出公民奖评选委员会   

2018年12月10日

2018年11月30日星期五

法大学生就孙世华案评广州警方之五: 从孙志刚、孙大午、孙中界到孙世华


无国界记者呼吁中国释放纪实摄影师卢广


李洪财律师:会见李延香情况通报

在2018年11月21日(星期三)会见李延香。 她说:虽然把以前哪个区长调走了,但是隔三差五过去找茬,找哪个以前推轮椅女地,早晨早早把被子给李延香抽掉,李延香看书一把夺去说:“ 你这个熊样、还有那么长时间出去,还看书、你能活着出去吗?”

我问 :上一个月(2018年10月17日)为什么不向家里打电话,为什么以前区长还去干涉你的生活 ,为什么上个月用一盆冷水浇到李延香头上,及把用完的笔芯来栽赃陷害你,为什么同监室女地不受法律制裁、约束呢?中国是一个有法制、法律的大国啊!!经连一个在2017年8月16日130多斤的女人,到今天为止也只有60斤左右了,也能下去手……?

        我在此声明:  被装麻袋的李延香的身体健康、精神状态、十全十美、人人皆知,如有意外,纯属(你)害。